《源流》东西部协作扶贫的“扶制”样本

文章出处:源流     发布时间:2019-08-29

东西部协作扶贫的“扶制”样本

       蔡霞是织金县官寨乡的一名普通妇女,2003年去过广东打工,工资1000多。2011年,她回到织金县蔡群苗族蜡染刺绣有限公司上班。她从小就学苗族蜡染刺绣传统手艺,现在每个月有4000多元收入。

       蔡霞说:“以前在外面打工,小孩只能给家里老人带。没到节日,想孩子想到哭,和老公也是两地分居。现在好了,不但离家近,上班也自由,家里有事的时候还可以把活带回家里干。”

       听完蔡霞的话,广东省第一扶贫协作工作组杨伟强组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一人就业,全家脱贫固然重要。但一部分劳动力因自身身体素质差,或因缺少一技之长,还有的家中病人需要照料、老人需要赡养、小孩需要陪读,只有推进就近就业,才能提高贫困群众的幸福指数。

-探索志智制立体扶贫长效机制-

东西部协作扶贫的“扶制”样本

       穿过气势磅礴的高速,映入眼帘的是锦绣田园、鲜花盛开、翠绿草坪、雕花围栏、清洁小径,大棚、滴灌遍布田间地头,绘出一幅和谐美丽、充满希望的画卷。

       “这就是黔西县林泉镇海子村。”陪同我们采访的毕节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我们介绍说,这条也是黔西县建设贯彻新发展理念示范村。黔西县以前部分坡耕地石漠化严重,传统农业广种薄收。近年来,该县坚持石漠化治理、生态建设、产业培育三措并举,整合国家惠农政策,大力发展特色经果林产业。

       黔西县委常委、副县长徐志鹏说,林泉镇从前主要依靠种植烤烟,而今各种产业遍地开花。而变化的起点,源自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相当于给土地办理“身份证”,不仅确认了土地的归属,还明确了土地的使用权,甚至可以用土地进行贷款等。

东西部协作扶贫的“扶制”样本

       贵州省海子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罗红卫来自成都,他在这里投资了500亩猕猴桃基地。“土地确权给我们带来了不少便利,包括土地深挖,一个多月全部就把它搞好了。以前我在另一个地方也流转500亩土地,花了大半年的时间,而且在流转的过程中时常与农民发生纠纷。现在我可以把心思放在产业打造、带动农户增收上。你看周边上千亩的猕猴桃种植基地,都是和我们合作的。给他们输出技术,包销路,带动他们增收致富。”

       海子村村民万朝梅告诉记者,他的六七亩土地全部流转了,一年流转费3000多,加上工钱,有两万多元收入。

       海子村村民蔡天祥今年63岁了,他说:“以前家里很穷,土地虽然多,但劳动力少,打工也没有人要,生活全靠低保。自从土地确权以后,10亩土地流转给公司,我还给公司打工,早就脱贫了。”

东西部协作扶贫的“扶制”样本

       “土地资源被盘活以后,资源变资产,农民脱贫致富的路子就多了。有的外出打工的青壮年回家创业,把左邻右舍的土地汇集起来,以土地入股,大家都是股东共同发展。”徐志鹏也是从广州花都区过来挂职帮扶的干部,他说:“黔西县还有一条村叫漆树村,是当地最贫困的村之一,苗族、彝族人口占比达91.8%。由于海拔高,多山石,土地破碎贫瘠,全村森林覆盖率虽高达70%左右,但仅靠种玉米、土豆的几代村民始终守着青山过穷日子。花都区出资50万元作为漆树村养蜂产业发展资金,引进种蜂、配套工具和技术指导服务,采取‘村委+合作社+贫困户’模式,将存在‘散、弱、贫’的贫困户,按起始蜂群入股合作社,由合作社集中管理、统一销售,产生效益后按照7∶2∶1比例进行分配。这样平均下来,一户贫困户每年可增收2800元。”

       在花都区的努力帮扶下,2018年底,经国务院扶贫办专项评估检查,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符合贫困县退出条件,成功实现稳定脱贫出列目标。黔西也是毕节市七个贫困区县中第一个“脱贫摘帽”的县。

       杨伟强在毕节、黔南州多个地方试点类似的“资源变资产”的扶贫模式,都初见成效。他说:“对于深度贫困地区而言,扶制,要更多地深化资源变资产等深层制度性改革,并与扶志、扶智相结合,只有这样,才能提高扶贫的可持续性,达到稳定脱贫的效果。”

       杨伟强说:“在扶制的路上,我们还要探索更多的方法。结合农林产业扶贫、旅游扶贫、电商扶贫、资产收益扶贫、科技扶贫,推动以就地就近就业为主的转移就业脱贫,让有劳动能力和就业意愿的贫困人口实现转移就业。同时,提供更多生态公益岗位,通过购买服务、专项补助等方式,在贫困县中选择一批能胜任岗位要求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为其提供岗位来解决收入问题。当然这不是扶贫协作能单独完成的,还需要当地党政部门的大力支持。”

- 产业扶贫需要建立科学、完善的扶持制度 -

       “脱真贫、真脱贫,都需要通过发展产业实现长期稳定就业增收,没有产业脱贫,就无法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但产业扶贫绝不是慈善救济。”杨伟强说:“入黔3年以来,我们想方设法引进了不少企业到毕节、黔南州投资,这些投资的老板问过我,我们去贵州投资不会亏钱吧。”

说到这里,杨伟强也禁不住笑了出来:“我对他们说,你们放心去投资,只要你们守法依规,第一工作组就是你们的后勤保障。”

       话虽如此,但产业扶贫归根到底是市场属性,不可能由政府大包大揽。杨伟强说:“以传统种养殖为主的农业是一个弱质产业,生产周期长,深受气候、自然灾害和市场风险的影响。在农业高度市场化的条件下,一场自然灾害、一次假种子事件、不期而遇的市场风险都可能成为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同时,农业本身并不能产生普遍的财富。所以,我们工作组着力扶持这些来黔投资的企业打造一个农业生态圈。”

       4月17日,织金县现代高效农业全产业链项目开工奠基,该项目由广州耀泓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实施建设,是集泡沫箱厂、纸箱厂、南瓜深加工厂、分拣质检中心、研发中心、冷链物流配送、展示展销区和物联网为一体的综合配套园区,项目总投资5000万元,可形成年产1000万个瓦楞纸箱,年产泡沫箱1000万个,年产块冰0.365万吨,年产瓶装冰0.2万吨,南瓜深加工厂新增年生产南瓜粉7500吨、南瓜挂面2500吨、南瓜籽油1000吨,项目年产值5亿元左右,每年可上缴税金收5000万元,解决长期务工400至500人,将于2019年8月底投产。

       织金县委常委、副县长祝武峰是来自广州花都区的扶贫干部,他介绍说:“这是一个成功的尝试,产业扶贫必须结合改造传统的小农经济,在精准扶贫背景下充分运用政府的扶贫资金培育和发展农村内生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使新型经营主体成为项目实施和资金周转的有效载体,从而提高产业扶贫成效。通过社会化服务、‘企业+合作社+农户’、田园综合体等手段将其更好地整合进大农业产业生态圈之中。龙头企业需要资金,贫困户需要脱贫。构建市场主体与贫困户的利益联结机制,形成‘政府扶龙头—龙头建基地—基地连农户’的产业扶贫体系,推动市场主体和贫困户双赢。”

       2018年,毕节市出台《毕节市创新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利益联结机制工作方案》,进一步创新利益联结机制。形成以“六联六带”为重点的利益联结模式,实现有利可联、有法可联。使农户特别是贫困户在产业发展中获得实实在在的利益。

       “有了政府出台的文件,我们干起来更有底气了。”耀泓生态农业董事长曾爱生说,下一步公司将推行“反包倒租”,把土地交给当地农民管理,公司出技术、出本钱、包销路,让农民获得更大的收益。

       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在今年召开的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曾风趣地说:“推动‘黔货出山’如猛虎下山,真正风行天下”。

       去年8月28日,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省长谌贻琴,毕节市委书记周建琨等一行到访广州花都区的贵州(广州)绿色优质农产品分销中心时,对这种以市场数据引导贫困地区精准生产,打造上联生产、中联平台、下联市场的稳定关系,最终实现互利共赢的模式赞不绝口。

       黔西县政府办工作人员梅雪说,为了进一步推动“黔货出山”,“广毕‘同心黔行’产销扶贫联盟”成立,广东的30多家农贸市场、超市、社区连锁店、餐饮协会、团餐协会等,黔西县的60余家生产加工企业和合作社,以及毕节市其他县区的40余家生产企业结成联盟。

东西部协作扶贫的“扶制”样本

       在贵阳经营屠宰场、猪肉店的黔西县人何昌伦加入了联盟,并回到黔西县洪水镇成立了贵州山韵食品有限公司,投资建起了一个大型屠宰加工厂。“我非常看好产销联盟带来的广东市场,屠宰加工后,产品销往广东、贵阳、成都,销路将会更大。”何昌伦自信地说,目前公司每月都获得订单300余万元。

       解决了销售的最后一公里,也同时带动了更多的广东企业到黔西投资生产基地。

       广东江南批发市场今年在毕节市已建了5000亩蔬菜基地,深圳海吉星农批市场计划在黔西建立1万亩红薯基地,引进的广州胜佳超市在林泉镇建立供港澳蔬菜基地,与当地合作社、农户合作,发展1000亩豌豆苗种植。联盟企业发展紫金土豆基地500余亩,羊肚菌示范种植基地600余亩,按照“产销对接,订单种植”模式,初步与贵州省黔西北辣椒专业合作社达成辣椒订单种植5万亩,与毕节市商贸投资有限公司达成蔬菜、红薯订单种植4万亩,与贵州绿满地进出口外贸有限公司、贵州黔诚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广州西亚新安超市等达成南瓜订单种植4.3万亩;拟在乡镇配套建设8个基地型冷库和1个占地约100亩集生鲜仓储、分拣、冷链为一体的农业产业园。

       2018年,联盟年总产值达3亿元,其中农特产品销售1.1亿元。联盟成立以来,联盟企业共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1070户,增收186万元,体现了良好的脱贫效益。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钟春平认为:“产业扶贫实质上是一种生产扶助模式。通过政府、企业主导,农户参与,增加资本和劳动力投入,短期内实现较大数量产出,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但产业扶贫也存在市场预估不足、过于集中资源造成产能过剩等问题。因此,提高产业扶贫的整体效率,增加扶贫资金的使用绩效,就需通过恰当的制度安排,弥补产业扶贫在实践中存在的短板。”

       杨伟强说:“产业扶贫要达到长效,必须建立完善、科学的扶持制度。通过市场配置、政策叠加和资源优化,引导更多民营企业把资金、技术、人才优势与贫困地区的资源、环境、劳动力深度融合为贫困地区经济可持续发展注入内生动力。政府自觉地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尊重市场经济规律,进一步构建政府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机制,推动农业结构调整和农村一二三产业的融合,达到既为民营企业创新发展开拓新领域,又为农民增收致富开辟新路径,实现‘多赢’目的。”

来源:《源流》杂志第六期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