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下一阶段,乡村全面振兴如何推进,城乡如何融合发展?

文章出处:南方日报     发布时间:2021-12-20

民族要复兴,乡村必振兴。下一阶段,乡村全面振兴如何推进,城乡如何融合发展?

“收入不高的乡村再美丽也留不住人,只有共同富裕才能吸引人。” “农村不仅要产业发展,还要推动生产方式、组织方式变革。”“广东可以用十年时间让农村成为城里人向往的地方。”“农村人进城,以后谁来种地?可以建设无人农场来帮忙。”

12月17日上午,以“乡村振兴与农业农村现代化”为主题的第十届中国南方智库论坛,郑永年、迟福林等国内多位知名专家参加,线上线下交流思想、分享经验,探讨广大农村蕴含的发展潜力。

本届论坛由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广东省农业农村厅、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华南农业大学等联合举办。

 


吸引城里人返乡

带动优质资源向乡村汇集

“即使达到70%以上的发达国家城市化率,我们也还有四五亿人在农村,乡村振兴的重要性非同寻常。”广东省社科联特聘学术顾问、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在主旨演讲中表示。郑永年长年在海外学习工作,对欧美国家的城乡发展有直观认识和长期思索。“大城市建设与乡村建设也并不矛盾,日本人口密度很高,东京占全国人口的三分之一,但是乡村建设得非常美丽。”“共同富裕是美丽乡村的经济基础,只有共同富裕才能吸引人,收入不高的乡村再美丽也留不住人。”郑永年认为,其中关键在于要改变资源从乡村到城市的单向流出趋势,“城市往往集聚了更多资源,要防止一旦政府停止投入,乡村发展就出现停滞或倒退。”郑永年介绍说,西方社会有“富人的乡下,穷人的城市”的说法,由于基础设施等完善,中高收入群体往往选择从城市回到农村居住生活,“中国人有着延续千年的‘返乡梦’,不仅要允许农民在城市落户,也要打通渠道让部分城市人可以回到农村,把城市文化、技术、资本也带到农村,同时要注意协调处理好各方关系,共同推动乡村振兴。”“城镇化和乡村振兴的双轮驱动能够很好地实现城乡融合发展的目标。”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史育龙认为,新型的城镇化呈现四个态势:城镇化还有较大的空间,但增长速度有所放缓;农民工总量减少,就近转移特征显现;人口分布变化显著,城镇化空间格局趋于成型;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日益完善,城乡融合发展步伐加快。在农村,土地是最基本的生产资料和生产要素。如何高效地盘活土地资源,成为乡村振兴的重要议题之一。“推进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关键。”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认为,实现城乡居民收入均衡化是推进乡村振兴的重点之一。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入市形成全国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农民可以凭借交易其闲置的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实现财产收入增加,进而推动城乡居民的收入均等化。乡镇干部是推进乡村振兴工作的重要纽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张琦认为,提高乡镇干部的综合素质既必要又迫切。对此他建议,尽快构建现代化的乡镇干部教育培训体系,完善乡镇干部考核评估评价体系,引导干部综合素质能力提高。此外,还应构建长效的激励机制,提升乡镇干部队伍的稳定性。

 

数字技术在乡村展拳脚

让“无人农场”助力农业生产

如何突出优势特色,培育壮大乡村产业是乡村全面振兴的重要内容。

“城镇化进入‘下半场’,以城带乡和城乡要素自由流动,正在为农业工业化提供重要条件。”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现场连线发表主旨演讲表示,农业工业化可以改变农业技术基础,推动农业产业基础高级化,推动农业产业集群化发展,还能重塑农业价值链,“以美国为例,80%以上的农产品都经过加工后上市,农产品增值可达5倍以上。”

迟福林认为,广东城市化、工业化水平较高,“十四五”期间有条件在全国率先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他建议,不仅要推动农产品加工业的现代化,还应大力发展以智慧农业为重点的新业态,形成“政、产、学、研、金”联动的农业科技成果转化机制,为此,体制机制的完善不可或缺,“农业工业化伴随着农业生产方式、组织方式和生产关系的深刻变革,需要通过综合改革的方式推进制度集成创新,以形成完善的农业工业化制度安排。”

多位专家认为,在农业加快现代化的进程中,数字化等新技术已经成为重要助力。

一台无人驾驶旋耕机,自动从车库驶出,自动寻路准确开到田间,走直线,掉头、对行,开始耕作,速度快、效率高,比人工操作更加规整——这是活动现场大屏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教授罗锡文展示的“无人农场”的生产场景。

罗锡文用五句话概括“无人农场”的特点:耕种管收生产环节全覆盖,机库田间转移作业全自动,自动避障异况停车保安全,作物生产过程实时全监控,智能决策精准作业全无人。

“智能感知是前提,无人机作业前要事先了解病虫草害的情况,它缺不缺肥、要不要打药、要不要灌水。”罗锡文举例说,2019年广东罗定早稻生产中,用无人机了解水稻长势,再进行相关的操作,节省28%肥料。

数据表明,近年来我国农业农村数字化进程不断加快。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农业信息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赵春江介绍,目前我国农业生产数字化水平为23.8%左右,农业数字经济产值规模为5778亿元,预计到2025年农业数字经济规模达到1.26万亿元。

从生产到消费的农业全链条数字化,成为我国农业发展的新趋势。“现在我国农村电商总规模接近2万亿元,排在各国首位。”赵春江分析说,通过电商平台把农民(生产者)和消费者联系起来,使农产品可以迅速销售。他建议,未来可通过新基建缩小数字鸿沟,推进农业生产全面应用数字化技术,发展大数据为基础的乡村新型服务业,还应加强数字技术对农村地区生产、生活、治理、服务等全面渗透。

 

东西部从“帮扶”到“协作”

让土特产变身“网红爆款”

“广东乡村振兴成效显著,主要体现在农村面貌发生显著变化、农业转型升级加快进行、农民收入持续增长。”省农业农村厅党组书记、厅长顾幸伟介绍。以农作物类产业转型升级为例,近三年广东省投入资金75亿元,撬动社会资金500亿元,建立起161个现代农业产业园,推动了农作物的转型升级。目前,广东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万多元。

“广东在农业转型升级方面走在了全国的前列,无论在智慧农业、绿色农业、数字农业等方面都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迟福林表示,在通过城乡融合推动实现共同富裕,土地、集体经济以及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制度安排等方面,广东还应继续探索为全国提供经验。

广东不仅与全国一道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更在东西部协作中发挥重要作用。

“20多年来,广东帮助西部地区近1万个贫困村出列。”华南农业大学党委书记王斌伟介绍,更积累、总结了多个行之有效的帮扶和协作机制,其中首要一条就是通过资金和产业的帮扶机制拓展了产业链条。

网红饮料“刺柠吉”就是广东与贵州紧密协作的产物。利用贵州当地的刺梨,通过扶贫资金让华南农业大学和相关科研机构共同研发,再通过广药集团进行生产推广,形成了百亿元产业,显著带动当地农村发展、农户致富。

“农民脱贫致富,关键是产品要卖得出、要卖得好。”王斌伟介绍,广东的一个成功经验就是构建了生产消费帮扶机制。2019年7月,东西部扶贫协作产品交易市场在广东挂牌,不到两年时间,西部地区设立57个消费扶贫专馆,推出8500多种产品,累计销售额超3.8亿元。

广西曾经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广西壮族自治区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党组书记、主席朱东介绍,广西社科界不仅以论坛、智库等方式积极为乡村振兴建言献策,还组织社会组织赴基层地区开展专题科普讲座,积极普及乡村振兴知识。

最新动态